南圣门户网站
您当前的位置:南圣门户网站 情感 故事:暗恋男神6年我不敢表白,他醉酒却抱着我傻笑:我想亲你

故事:暗恋男神6年我不敢表白,他醉酒却抱着我傻笑:我想亲你

日期:2019-11-07 18:40:34      阅读:849

每天读一些故事应用作者:饺子哥哥

我在“叶宁周是头猪”和“叶宁周供不应求”之间徘徊了五秒钟。最后,我在叶宁周的最新微博上用小号评论道:“叶宁周很弱。”

当我放下手机,收拾好衣服,再次坐下时,去洗手间化妆的顾智,以优雅精致的步伐回来了。她环顾四周,皱起眉头。她的声音对我抱怨道:“为什么周野还没来?”

我忍住鸡皮疙瘩,堆起一个虚假的商业微笑。我对她说,“别担心,顾小姐,他马上就到。”

之后,他尽力给桌子底下的叶宁·周发短信:“别再来了!我们。只是。分手!”

不久,手机发出“叮”的一声,叶宁·周发了一条新信息:“没想到你会像三秋一样见我这么长时间?”

深呼吸,握紧拳头,我开始一天思考三次:为什么我会有这样一个伴侣...

这一切都是由于四年前我偶然进入叶宁周的编剧工作室。经过四年的摸索,他在圈子里获得了很多名声并获得了很多奖项。这一次,他和丁鑫娱乐公司的大小姐顾志在这家酒店谈论新剧本的投资。很明显,古达小姐对葡萄酒不感兴趣,而是在等叶宁·周来。

而叶宁·周...晚了一个小时。

我试了几次想先介绍这个话题,但顾智拒绝回答我,撇着嘴吹指甲。最后,他开始攻击自己:“哦,作家楠的右脸上长了两个粉刺。你好久没去美容院了吗?”

甚至连面膜都有近一个月没用了。最近一周,我被赶到半夜去赶剧本。我深受伤害。当假笑几乎让人无法忍受时,叶宁·周终于来了。

他走得很匆忙,但并不着急。他甚至没有凌乱的发型。他的眉毛和眼睛干净而有意义。整个人就像带着自己的圣光。此外,他经常和演员一起出现在新闻中。公众对他英俊的面孔并不陌生。不止一个人把他当成路上的明星,拿出手机偷偷给他拍照。

他视力很好,能透过盒子的门看到我。我盯着他。他用一双从容优雅的眼睛接住了它,并夸张地对我笑了笑。我轻轻地哼了一声,没有睁开眼睛。

当叶宁·周轻松地在我身边坐下时,顾志才变了脸色,用眼睛看着他,撒娇地愤怒说:“周野,你终于到了。人们已经等你很久了。”

叶宁·周同时和我握手,但他很平静,没有表露出来。相反,他很自然地拿出一个礼品盒递给顾志:“路上交通很晚,所以顾小姐等了这么久。我希望你不要放弃这个小礼物。”

在取悦人的能力上,还是叶宁周比较好,三言两语就让顾志卑躬屈膝的开始着手正事。因为她不想和我说话,所以我吃东西时不会分心。

事情完成时已经快九点了,甚至在仲夏和八月,天已经黑了。叶宁周拒绝了顾智回家的要求。当顾智完全消失后,他立刻脱下伪装,把手放在我的肩膀上:“我好饿,好饿!让我们吃辣小龙虾吧!”

我抑制住心中的某种情绪,冷冷地说,“我受够了,去自己吃吧。”

他似乎没有反应,怔怔地问我,“如果我不送你,你怎么回家?”

“乘地铁。”我艰难地留下三个字,转身离开。

我,南岳,有生以来第一次在心里感到有点矫情。原来是在叶宁周面前,当我们第一次见面时,我肯定不会相信。但是现在,我真的很嫉妒他能哄一个不知名的人,但是他从来没有哄过我。它可能还是83年前的醋。

周末晚上地铁非常拥挤。我躲在角落里,被一个人反复挤着。我愤怒地抬起头,看到一张熟悉的脸。

叶宁·周一脸无辜,抢先说:“绿色旅游,文明环保,我也要坐地铁。”

我没注意他。他的脸上有点焦虑,看起来像在绞尽脑汁:“你今天生气是因为我迟到了吗?”然后他想起了什么,从包里拿出另一个盒子递给我。

我没有回答。我冷冷地哼了一声,“顾智也一样。”

“顾智拿着什么钱?”他捂住了脸。“今天你生日我迟到了。你不忘了今天是你的生日吗?”

“我只是一路上没时间告诉你。”

生日快乐,南岳。

这是我25岁生日。我19岁的时候就认识叶宁·周,六年后我才知道。

我大二的时候,我和叶宁·周在当时最负盛名的大学生电影节上获得了电影剧本组的金牌。因为校友关系,一位珍惜才华的教授介绍了我们。

那时,这个场景曾经非常像一次相亲。

我和叶宁·周坐在桌子的两端。教授和他的妻子坐在我们旁边。

我是一个还未满20岁的少女。我以前从未见过这场战斗。我被鸭子逼到架子上,但我无法拒绝。我只能干巴巴地自我介绍:“我的名字叫南岳,在南极的南方,月是一个月,月亮在王的旁边。”

与我简单的开场白相比,叶宁周的介绍极其专横:“我叫叶宁周、叶宁周、叶宁周、叶宁周。”

他以为我听说过他的名字,尽管我听说过。

虽然我们学校男生总是比女生多,但在成堆的歪瓜和裂开的枣中,很少有像叶宁周这样整洁有序的。据说当时学校里有一项活动叫做“盘点叶宁周的十大精彩瞬间”。

I:...你的圈子真有趣。

活动的发起者是我的室友,所以当时我被迫看了很多张叶宁周的照片。

看到真人后,我只有一个想法:那些照片其实不是p!

看到尴尬的气氛,教授和他的妻子早早退席,说我们两个年轻人应该好好谈谈。

......谈什么?

我在人际交往中是个白痴。我完全不擅长完全聊天。此外,我对叶宁周的主观印象不是特别好,所以除了刚进咖啡馆的时候看了他一眼以外,我一直低着头。

我对叶宁周没有好感的原因实际上是我自己的壶。

我的家庭是一个学者家庭。我父亲是著名的当代文学鉴赏家,我母亲是该大学的历史教授。因此,我从小就在正统的文坛上长大。获奖的电影剧本也是以诺曼底为背景的故事,它认为非常高和时尚。

然而,叶宁周,一个没有男神面孔的人,却热衷于写情景喜剧,这让我当时看不起他。

最后,叶宁·周打破沉默,先开口说道:“我很久以前就听说过很多关于南先生的事情。南先生真的配得上他的名声。”这是圈子里的一条不成文的规则,每个人都会互相称呼对方为“x老师”,但我只觉得听到叶宁周这样说很尴尬。

还有……“是真的吗?”我脸上有一个问号。

听到这里,他似乎笑了起来,“我听说南老师一直很严肃,没有笑容。”

哪个漂亮的女孩喜欢这样说?!无论如何,我不愿意单方面把叶宁周拖入黑名单,在心里踩我的脚。写情景喜剧的人真的不同意我的观点!

吃完这顿尴尬的饭后,我很快在手机上把叶宁·周的话改成了“自恋鬼”。过了很久,我才意识到叶宁周也把我变成了“假正经”。

从某个角度来看,我们两个其实相当默契。

第一次会议以不和谐告终,因此教授的目的根本没有达到。相反,我们视对方为眼中钉。

我通常走得很慢,但是每当我遇到叶宁·周,我的脚步就像跨栏一样,我不想和他站在同一块地砖上。

然而,叶宁周可以善待他人,把人捧上天。对我来说,他是一个把我噎死的“南方老师”。他很有礼貌,也很疏远。加上他故意加重语气,他突然把我从高等数学课上一个秃头老教授的感觉中叫了出来。碰巧他还笑着哭着,让我想无缘无故地骂他。

我和叶宁·周天真地互相残杀了这么长时间,以至于我们都没有想过。后来,当我的编剧工作室被投资者撤资时,我甚至付不起租金。当房东一天催促我三次时,是他把我从水火中救了出来。

别人家里的英雄都穿着金色盔甲,驾着色彩斑斓的祥云,但你宁愿要一艘叶舟吗?他拎着五斤重的麻辣小龙虾,趁我还没醒,直接带我去火锅店。

我已经吃麸皮和吞咽食物好几天了,我无法抗拒彻底冲洗牛肉的诱惑。他可能把心理学作为选修课,当我放弃我的形象时,他似乎漫不经心地问我,“你想加入我的工作室吗?”

那时,火锅店挤满了人。中午,外面阳光灿烂。道路两旁的柳树被烈日烤得很痛。但是叶宁·周侧着头对我笑了笑。他问问题的时候把一个牛肉球放在我的碗里。空调吹过来,把他额头上的破头发吹成一卷。

我不知道火锅是不是太好吃了,还是他笑得太好了,我突然觉得这么长时间反对他是完全不合理的,然后我坚定地……点了点头。

叶宁周说这是一个工作室。事实上,他是核心骨干中唯一的一个。剩下的两个人,一个是水电维修工小李,负责将工作室的电脑系统从win7升级到win8,然后升级到win10一年到头。另一个是王阿姨,她打扫和做饭。她对叶宁周有一颗慈母般的心,期待着找到一个女朋友。

所以当我第一天跟着叶宁·周的时候,小李的眼里闪着泪光——因为终于有了一个年轻的女同事。王阿姨宽慰地看着我和叶宁周。

为了找出原因,我用眼睛问叶宁·周:“你没有女朋友吗?”

叶宁·周站在旁边说:“我太忙了,没时间找。你为什么不给我介绍一个?”

我“哦”了一声,发挥了高考数学149分的实力,把这句话四舍五入为“你为什么不自我介绍一下”,按照小心脏的疯狂跳动,没有回答。

叶宁周仍然专注于简单有趣的剧本。经历了饥荒危机后,我没有资格放弃任何东西。叶宁周似乎明白了我的想法,直接说道:“喜剧也有喜剧的意思。流行不同于粗俗。”

当然,他说的是有道理的,但是在过去的几年里我不想明白。我没有一路撞到南墙,也没有回头。只有当我真的受伤时,我才知道我错了。

和叶宁·周一起工作后,我意识到我最初的想法没有错——这个人真的白白生了这么好的外表,但他根本不是男神。

例如,每天在他坐在电脑前写剧本之前,他必须吃一袋薯片,薯片的味道必须像蜂蜜和黄油,而且他不能吃太多的脂肪。

例如,每次他写一部情感剧,他都会带着深深的感情读给他人听。当我第一次听到他说“我喜欢你”时,我有点脸红。然后我听得太多,形成了条件反射。即使他说“我可以吻你吗”,我也能平静地把两个油炸圈饼放进他的嘴里。

顾智此次投资的剧本是我们合作的第18个剧本。

虽然我在周叶宁面前假装还在生气,但一到家,我就迫不及待地打开他给我的生日礼物。盒子里有一条粉色海豚项链,上面刻着我名字的首字母。

南岳,南岳,你真是个口是心非的女人。我在心里痛苦地吐唾沫在自己身上...然后我张开嘴戴上项链。

第二天一早,我一走进工作室,就听到宁周野说,“顾智解释说,他稍后会带我们去一个鸡尾酒会赞助。”

我心中的闹钟不知不觉地响了。因为叶宁周是一杯倒的,也不知道。

上一次我们获得最佳编剧金牛奖时,剧组带我们去庆祝。他又喝了几杯酒,只在我腰间咯咯笑了起来。他一点也不像一只多才多艺的交际花。

我尽职尽责地把他带回我家,把他的脸擦干净,想让他睡在客厅的小床上。他突然帮我一把,我不小心摔倒在床上。他慢慢起身,双手放在身体两侧,显然喝醉了,但一双桃花眼像星星一样闪烁,长长的眼睑上落下一排阴影。

他叫我:“南岳。”

我的声音僵硬:“啊?”

“你想吻我吗?”

我怀疑他又在读台词了。他没有回答,但他笑了。一个小梨漩涡隐约出现在他的脸颊上,低声说道:“我想吻你。”声音低沉,嘴唇紧闭。

严格来说,这不是吻。因为他的动作很像一个吃糖果的孩子,当我怀疑我的嘴唇要肿的时候,他终于放开了我,朝我眨了眨眼睛,他的目光集中在我身上。

我正要开枪打晕他,如果他还想做点什么的话,这时我听到“砰”的一声,他倒在床的另一边,呼吸平稳,睡着了。

叶宁周显然不记得那天晚上的“吻”,因为第二天他起床时,还怀疑地问我的嘴唇是否被蚊子咬了。

我点点头,笑了笑,“是的,下次我遇到这只蚊子,我一定会把它打死。”

叶宁·周猛地看了看:“我怎么能感觉到杀气?”

我从错误中吸取了教训。我决定仔细观察叶宁周,不让他碰一滴酒。

圈子里最初说我和叶宁·周是一对。我总是一听到就澄清这件事,但这次我没有为了不让他喝酒而否认。

叶宁·周挑了挑眉毛,凑近我的耳朵,平静地说:“我们是岳。”

我的心震惊了。我以为他发现了什么,然后我听到他慢慢地说...当我长大后,我知道我爱我的父亲。”

像叶宁周这样的人能够生活在和平稳定的环境中,这真的要归功于法治。

我翻了个白眼,无视他的即兴表演,专注于酒堵生意。但是总有一些人的酒我不能停止...就像差点被周叶宁搂在怀里的顾智一样。

叶宁周退后一步,笑着叫她旁边的服务员帮顾智起来。

顾智哀怨地看着他:“周野,你对别人太残忍了。”话一出口,这杯酒对叶舟来说就更好喝了。

然后他又一次毫无意外地喝醉了,就在赞助业务基本结束的时候,我立刻把他拉了回来。

上次醉酒事件唯一不坏的后果是,叶宁·周给了我一份他家钥匙的复印件,这样我就可以在发生这种事情时把他送回他家。

我明白,叶宁周通常是这么聪明的一个人,醉后智商和情商像退化了20岁。上次我搂着我的腰,这次我换了个发型,把头发绕在他的手指上打圈,但是动作非常轻柔。

他这样骚扰我很多次。生于古代,我会进入他的祖坟。现在我只能痛苦地让他洗个澡,还得帮他准备衣服。

我以为他洗澡后会更清醒。谁会想到他推开浴室门时对我说的第一句话是:“抱紧我。”

看到我惊呆了,他也催促道:“过来,假正经!”

我非常生气,眉毛都竖起来了。这个人真是个“黑名”,即使喝醉了也不会忘记自己!

叶宁周等了半天,意识到我不会过去,他走到我面前。当我没有反应时,他张开双臂把我抱在怀里,下巴搁在我的脖子和窝上,湿热的气息扫过我的耳廓,喃喃自语...我非常爱你。”

我绝望地逃走了。

我知道此时此刻,我不应该把他的话当回事,不管是醉酒的话还是读台词。

但是人们无法控制自己的感情,所以我很认真地对待它。我一认真对待这件事,就冲出了门,再也不敢和他呆在一起了。

我幻想着,比起当编剧,叶宁·周实际上更适合当大老板,他用甜言蜜语诱使他的人民变成牛和马。然而,像我这样年轻纯洁的女孩不可避免地会被录用。

整夜辗转反侧后,第二天我光荣地迟到了。我走进工作室,眼睛下面有黑眼圈,遮瑕膏遮不住。在这个不到100平方米的房间里,我有一种挫败感。

我一愣,拉着愁眉苦脸的维修工人小李过来问道,“怎么回事?”

他犹豫地朝叶宁周的方向瞥了一眼,犹豫地说:“宁格说,离玛雅人预言的世界末日还有不到一个月的时间。让我们尽快为灾难做好准备。”

玛雅:我没有。我没有。别胡说八道。

“说人类。”

也许我的表情太激烈了,小李激动地说出了真相:“顾小姐似乎真的对宁哥别有用心。她一大早就来了,说如果宁哥不想和她在一起,她会退出这个项目,告诉她的叔叔…

也就是说,一半的影视圈会禁止我们。

我闭上眼睛,看到手掌上有一排红色的痕迹被手指甲夹住了。就像四年前投资者第一次取款一样,我讨厌自己的无能。

叶宁周一直面对着电脑屏幕,脸上没有任何额外的表情,但当泰山在他面前倒下时,他一直是一个微笑的人。我深吸一口气,走到他面前。我一句安慰的话也没说,就听到了他的嘶嘶声。

"还剩下一缕光线。"

我刚刚发现这个人一点也没有伤害剧本,他是...玩扫雷游戏。

成功插上最后一面小红旗后,叶宁周转过头微笑地看着我:“我们南方的老师为什么这么严肃?”

他有一条长长的尾巴,故意问道。当他看到我没有回答时,他问自己,“我很担心我。”

我咬着下唇,宁周野突然变得严肃起来。她的声音温柔而舒缓:“南岳,你相信我,一切都会处理好的。一个男人永远不会有“没有”时间。

“不,”我面无表情地说,“我是来劝你把自己卖给顾智的。”

话虽如此,作为新世纪最优秀的五位年轻人,自从我亲吻拥抱了周叶宁之后,我决定对他负责,即使这不是我自己的主动。

我和顾致岳是在那天我们吃饭的餐馆认识的,或者我们谈过这件事。

包间明亮干净的窗户,正午的阳光从窗帘缝隙中鱼贯而入,顾智脸上灿烂自豪的表情如同耀眼的光芒。她慢慢搅拌着咖啡,似笑非笑地说道:“啊,我真的很欣赏周野,也舍不得看他的才华。但是南方的编剧应该知道,我们女孩子都很小,肯定不能像周围的人一样接受异性……”

我抑制住抑制不住的冲动,听她解释最终目的:“如果我说我继续投资的条件是你离开叶舟,南方编剧会拒绝吗?”

“顾小姐,你还这么年轻,你不是说得好像你20岁了吗?”良久,我看着她,“而且我还说它应该在适当的地方。按照惯例,你还没有把支票留给我。”

顾志估计胜利在望。听到这里,他表情僵硬,怀疑地看着我:“南岳!你……”

“丢下我一个人后,顾小姐会不会和董悦、Xi悦、贝悦一起一个个开车走?”我停下来笑了笑。"顾小姐追这样的人是不是太谦虚了?"

说完,没理会她生气的骂声,我径直推门离开。事实上,我今天来这里的时候,并没有打算说服顾智改变主意。顾智一见钟情,傲慢自大。我只是忍不住走到前面,和我的情敌相恋了一会儿。

我是否被冤枉并不重要。为什么我要牺牲叶宁周的美丽?

我拿出手机,准备打电话回家。习惯了独立,我不想依靠父母的帮助,尽管我刚开始几乎睡在街上,但这次我决定为了叶宁周违法。

"全神贯注的南老师看起来好多了."

在号码结束之前,我听到一个微笑的声音。

抬头一看,叶宁·周正倚在路边开着他的银色保时捷,笑得像个没心没肺的纨绔小主人。

“你一直在跟踪我吗?”

他没有否认,叹了口气,“我想看看我的家人岳越是否在卖我。因此,我似乎仍然相当重要。”

我宁愿和顾智再打300回合,也不愿叶舟随意揭穿我的想法,“顾智没有给足够的钱。”

他突然意识到“哦”,一双美丽的桃花眼睛弯了起来:“她没有足够的钱,我有足够的。”

这些话充满了自信。如果我没有看到他熟练地和王阿姨跳舞,我会怀疑他也是隐藏的富有的第二代。

我没有认真对待叶宁周的话。当我回去的时候,我仍然打电话给我爸爸。不幸的是,他父亲的房子正在国外访问和学习。他半个月内不会回来。我焦急地准备飞到他面前,当面把事情说清楚。叶宁·周突然带回了他获得新赞助的消息。

直到我开始和团队一起拍摄以改变剧本,我仍然迷迷糊糊,不知道它是怎么发生的。

新的投资老板非常慷慨。甚至生产团队的盒饭都是从五星级酒店打包的。我一周增加了2公斤,甚至比平时更用力敲键盘。我知道我不应该怀疑叶宁周的赞助来自错误的方式,但我仍然担心他为此付出了多么痛苦的代价。

结果是叶宁·周对我越来越含糊地笑了笑,看上去大度到可以被任何君主选中:“南小姐,随便看看,我不收任何钱。”

我平静地移开目光,但脸红从我的耳朵蔓延到我的脸颊。

然而,当这位新投资者拜访演员,看到叶宁·周并发出热情的呼喊时,所有的问题都得到了回答。(工作名称:我怀疑他喜欢我)。作者:饺子哥哥。发件人:每天阅读故事应用,看得更精彩)

点击[关注]按钮,首先可以看到这个故事精彩的后续报道。

福建十一选五开奖结果 上海快3投注 河北快3投注 广西快三 北京快3开奖结果

上一篇:周杰伦称不靠卖专辑赚钱 周董的“商业帝国”还有潮牌和电竞
下一篇:「9月18日杭州晚报」轻微震荡
卡塞米罗:曾因无法出场去找齐祖交流,会一直积极拼抢
热门资讯
途歌出行被列失信名单 创始人王利峰沦为“老赖”
猜你喜欢
塔里木油田发现千亿方级大气田